信息搜索: 熱門:春耕 化肥行情 尿素價格
首頁 > 農藥市場 > 正文

農藥工業發展崢嶸七十載 奮斗新時代——建國70年來我國農藥工業發展述評


農資網 2019年6月19日 19:18 來源: 山東省蓬萊市工業和信息化局
關鍵詞:農藥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新中國成立的70年是中國近代史上具有劃時代的光輝時期,也是農藥工業發展的波瀾壯闊、可歌可泣的70年。新中國的成立為我國農藥工業發展開辟了新紀元。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農藥行業浴火重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國是個農業人口大國,人民的吃穿問題一直是國民經濟發展中需要解決的首要問題。發展農業關乎著人民的吃穿問題,而農藥對于確保農業發展作用巨大,所以,農藥工業一直得到黨和國家的高度重視,崢嶸七十載,1949?2019年是我國農藥業發展的最好時期,農藥工業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目前,我國已成為具有新農藥創新能力的全球最大原藥生產國,生產、創新、出口等在全球農藥市場占有一席之地;農藥工業有力地保障了國家糧食安全和農產品市場供給,為解決占全球人口近1/5的人口吃飯問題以及加速工業化城鎮化提供了堅強支撐。農藥工業發展的70年不僅在我國現代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歷史畫卷,也為奮斗新時代積累了大量彌足珍貴的經驗和參考。

  1 在一窮二白中艱難起步

  新中國成立前夕,我國僅有幾家規模極小的手工作坊的農藥廠,生產信石、砒酸鈣、砒酸鉛、石硫合劑、魚藤精、王銅等幾種礦物農藥和植物農藥,產量每年僅幾十噸。農業病蟲害仍無藥控制。據據中國化工通史記載,僅蝗蟲災害平均每3年大發生1次。蟲災發生時晦天蔽野,草木皆盡,赤地千里,顆粒無收,農民背井離鄉,餓殍枕道,情景十分凄慘。總之,1949年前,由于國民黨政府統治的黑暗而導致的國力衰敗,軍閥連年混戰,戰火不斷,人民連基本的溫飽都不能滿足,農藥業更是頹廢敗落,再加上帝國主義的摧殘和官僚資本的掠奪,農藥工業蕭條、暗淡,生產方式落后,一直沒有得到發展。解放前夕,農藥業處在飄搖之中,但是也有零星的農藥廠生產農藥,只是生產少量的植物和礦物農藥,并且品種單一,產量極小。然而,與其他民族工業一樣,舊中國的農藥業奄奄一息。

  1949年,新中國成立,開辟了中國農藥工業發展新紀元。民以食為天,國以農為先,新中國成立后,黨和政府對發展農業極為重視,我國農藥工業也由此獲得了新生。新中國建立后,黨和人民政府十分重視農業病蟲害的防治,把建立和發展化學農藥工業列為刻不容緩的重大任務。新中國農藥工業也從一窮二白的基礎上開始艱難的起步。1949年10月,在舉國歡慶共和國誕生的日子里,山東省人民政府膠東行政公署以1,340匹布(折合人民幣3,900元)購買了建益化學廠,在此基礎上建立了山東農藥制造廠,隸屬于山東省人民政府實業廳,現在的山東大成農藥股份有限公司的前身山東農藥制造廠就這樣誕生了。就這樣,解放后,中國農藥業開始了新旅程。

  早在1949年,黃瑞綸、邢其毅、周長海等對用作種子消毒劑的醋酸苯汞殺菌劑的試制進行了合作研究,用它作為種子消毒劑。1950年黃瑞綸、邢其毅、周長海在《科學通報》上發表了《種子消毒劑有機汞化合物的試制,汞制劑的制備》一文。中國研究磷酸酯類化合物的合成并引用到農業生產上,則以胡秉方、陸欽范等為最早。1950年北京農業大學教授胡秉方等開始研究有機磷殺蟲劑對硫磷的合成工藝;胡秉方將合成對硫磷的四種方法加以研究比較,認為Fletcher的五硫化二磷法最為簡單經濟,其反應條件較易控制,為我國大量生產對硫磷打下了基礎。陸欽范在此基礎上進行了設計,開始了對硫磷的小型生產。他們還與華北農業科學研究所合作,進行了擴大試驗,具備了工業化生產的條件。1950年,決定在四川瀘州化工廠建設有機氯滴滴涕生產車間。該廠職工以極大的干勁忘我勞動,僅用一年時間即建成投產,當年就生產了113噸滴滴涕農藥。華北農業科學研究所和上海病蟲藥械廠也先后研制成功另一種有機氯農藥六六六,并于1951年投產。雖然當時這兩種農藥的生產規模不大,設備簡陋,技術也不夠成熟,但是它標志著我國已經開創了自己的化學有機合成農藥工業。化學農藥一經使用,便顯示了明顯的優越性。據中國化工通史記載,據解放初期在蝗害區3,770畝農田范圍內的抗災記錄,使用六六六不僅節省治蟲的勞力,而且控制了蝗蟲對農作物的危害。1951年用藥700噸,1億9千個勞動日捕打蝗蝻;1952年用2,000噸,4,300萬個勞動日捕打蝗蝻;1953年用藥9,000噸,100萬個勞動日捕打蝗蝻;1956年以后,使用農藥基本保證蝗蟲不致成災。農民親身體會到使用化學農藥的好處,迫切要求工業部門增加農藥生產。1952年,在沈陽、天津、大沽等化工廠,相繼建設了六六六和滴滴涕生產車間,并逐步擴大了生產規模。此時,國家撥專款支持農藥的研發和生產,首先恢復了666的生產,并在全國陸續興建了一批農藥廠。如1950年在瀘州化工廠新建滴滴涕生產車間,1951年生產了113噸。而后,浙江化工所研制的毒殺芬也開始在南方生產。1956年初,開始建設我國第一個有機磷農藥廠(即現在的天津農藥廠),1957年底建成投產。這是我國有機磷農藥生產的開端。同年,上海信誠化工廠和上海農業藥械廠共同試制成功另一種有機磷殺蟲劑敵百蟲,1958年正式投產。

  到了上世紀50年代,國家進行公私合營、進行工商業改造,對農藥的起步發展促進很大;五十年代初,我國生產應用的殺菌劑只有石硫合劑、硫酸銅、膠體硫、多硫化鋇等無機化合物。以后又生產了拌種用的賽力散、西力生等有機汞制劑。為尋求銅汞系農藥代用品,1958年開發并投產了代森銨、代森鋅、福美雙、福美鋅等有機殺菌劑。在第一個五年計劃期間,對許多解放前的老廠進行了擴建、改造,提高了質量、擴大了品種、增加了產量,并在山東、四川瀘州、鄭州、上海、天津、連云港、南通和安徽、浙江、江西、福建、湖北、湖南等地新建、擴建了農藥廠,建國初期到上世紀60年代這一階段中,相繼開發投產的主要農藥品種有氟化鈉、氟鋁酸鈉、二硫化碳、硫酸銅、魚藤粉,1951年山東以三氯乙烯為原料在國內首先試制成功了糧食熏蒸劑氯化苦,后又相繼投產了農藥主要原藥品種:殺蟲劑六六六原粉、敵百蟲、蒽油乳劑、馬拉硫磷、乙硫磷;殺菌劑代森鋅、六氯苯、五氯硝基苯、二硝散;殺鼠劑磷化鋅;植物生長調節劑1-萘乙酸等。新中國農藥工業在一窮二白中起步,并在百廢待興的背景下獲得初步發展。

  2 在探索前進中曲折發展

  進入上世紀60年代后,盡管有艱難曲折,但農藥工業依然在探索中向前發展。尤其是上世紀60年代前期,我國農藥工業穩步向前發展。1962年,楊石先先生向中央領導同志寫了一份《關于我國農藥生產,特別是有機磷生產的幾點意見》,針對有機磷農藥一般毒性大的特點,提出選擇毒性較低的幾個品種優先進行生產,同時注意采用先進的藥械,以提高藥效和降低成本,對使用人員要進行嚴格的培訓,以確保安全。同一年,楊石先先生受周恩來總理的委托,籌建了南開大學元素有機化學研究所,先后開展了有機磷化學及有機氟、有機硼等領域的研究,為開辟我國發展農藥的道路做出了貢獻。

  1964?1966年,我國又先后投產了福美砷、甲基胂酸鈣、退菌特等有機砷殺菌劑,解決了一些農作物防治病害的急需。六十年代中期,上海有機化學研究所從大蒜中分離出一種殺菌成分,經合成篩選出優良農藥抗菌素402,這是我國首次仿生篩選成功的殺菌劑新品種。1965年、1966年,以這兩年中,一些農藥廠如山東張店農藥廠投產了敵敵畏、樂果;青島農藥廠正式投產了馬拉硫磷等農藥品種。上世紀60年代前后,國家對發展農藥非常重視。1965年,周恩來總理指出,要像抓化肥那樣,大抓農藥的生產和科學技術工作,以滿足農業增產的需要。為貫徹周總理的這一指示,國家科學技術委員會、化學工業部于同年9月,在杭州召開了全國農藥科學技術工作會議,討論制訂了把農藥年產量由69萬噸提高到100萬噸的方案,確定了一批技術攻關項目。會后,農藥戰線的職工,掀起了一個發展農藥生產的新高潮,只用了一年多的時間,在1966年底就實現了年產百萬噸的目標。1966年,農藥產量比1965年增長了36%。同時,有機磷農藥由1964年占總產量的8%上升到13%。農藥產品的質量和原料消耗等技術經濟指標,也達到了建國以來的最好水平。1966年后,國家又陸續建設了一批具有一定規模的綜合性農藥廠,如山西永濟、湖南資江、甘肅永清、湖北沙市等農藥廠,進一步擴大了農藥的生產能力。至1966年,研制的久效磷、螟鈴畏等3種有機磷農藥以及除草劑燕麥敵,殺菌劑葉枯凈,植物生長調節劑矮壯素等新農藥,先后投入生產,有的還成為我國農藥的主要品種。這期間,沈陽化工研究院繼六六六研究成果產業化后又開展了一系列研究,包括改進六六六生產工藝,實現連續化生產(1954?1975),殺螨砜(1965?1966)、三氯殺螨砜(1963?1966)等有機氯農藥;有機磷農藥,如乙基內吸磷(1957?1964)、對硫磷(1961?1965)、敵敵畏(1966)、甲基內吸磷(1964?1970)等;除草劑,如2甲4氯鈉鹽(1959?1965)、敵稗(1963?1964)、五氯酚鈉(1956?1962)、燕麥敵2號(1967?1971)、除草醚(1964?1969)等;殺菌劑,如代森鋅(1963?1966)、代森錳(1965),2,4,5-三氯酚銅(1959)、克菌靈(1959)等的研究,成為我國農藥研究的最早、最主要的部屬研究院所,省市化工(農藥)研究單位江蘇所、浙江所、四川所、湖南所、安徽所、上海所、山東所、廣州所等也做了大量仿制工作。

  文化大革命時期,農藥發展受到了沖擊,農藥科研機構解散,人員下放,農藥企業生產渙散鬧革命,農藥幾乎到了崩潰的邊沿。一直到文革結束才有好轉。1970年沈陽化工研究院張少銘先生等人合成并篩選出多菌靈,1971年完成中試,1973年投產,比BASF公司至少早兩年。多菌靈是內吸性殺菌劑,這在當時世界上也是僅有的幾種內吸性殺菌劑之一。多菌靈在防治小麥赤霉病中發揮了重大作用,當時長江中下游小麥赤霉病極其嚴重,感病麥粒食用或作為飼料會引起人畜中毒,當時在無藥可用的情況下,多菌靈的問世解決了這一防治難題。后來多菌靈的使用范圍擴至其他糧食作物、果樹、蔬菜和多種經濟作物的病害防治。

  這期間,仿制農藥稻瘟凈、異稻瘟凈、克瘟散等也相繼問世、投產,稻瘟病的防治也做到有藥可用。再加上代森鋅、代森錳等復配劑的生產,以及氟硅酸鈉等在小麥銹病地區的使用等,這就為禁止生產、禁止使用創造了條件。1972年我國宣布停止賽力散、西力生等產品的生產,1973年禁止使用,一類藥效好、使用方法簡單,成本低的高效藥劑就這樣退出了“農藥界”。禁用有機汞以后,根據農業病害發展的情況,又不斷研究出其它高效殺菌劑,例如甲基硫菌靈、甲霜靈等高效內吸性殺菌劑,以及三唑醇、三唑酮、烯唑醇、丙環唑等產業化,所以禁產禁用有機汞,促進了我國殺菌劑的發展和產業的提升,也使農藥工作者對蓄積性慢性毒性的認識有了飛躍。因此這是我國殺菌劑發展中的關鍵時期之一,也在我國農藥工業發展歷史上記下了光輝的一頁。1973年,針對十年動亂中農藥工業的發展受到干擾,生產遭到破壞,尤為嚴重的是,農藥質量下降,原材料消耗和成本上升的這種情況,燃料化學工業部在江蘇省南通市召開了全國農藥生產經驗交流會。這是建國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農藥專業會議。會上強調了支援農業的重要性,明確了農藥生產和科研的主要任務,交流了搞好生產管理的經驗。這次會議對穩定當時的農藥生產起到了很大作用。粉碎“四人幫”后,針對農藥工業的狀況和農業的需要,有關工廠著重進行了敵百蟲、敵敵畏、馬拉硫磷、樂果等主要老產品的生產技術改造,提高了生產技術水平和各項技術經濟指標。同時積極發展殺螟硫磷、殺蟲脒、胺甲萘、多菌靈等新品種的生產,使我國農藥工業又大步向前發展。天津農藥廠、杭州農藥廠、上海農藥廠、南通農藥廠、青島農藥廠、張店農藥廠、重慶農藥廠等十幾個廠逐步發展成了我國農藥工業的骨干企業。一些國產品種的有機氯農藥研制成功并在中國有了較快的發展。60年代末試制投產的主要原藥品種有:殺蟲劑滴滴涕、磷胺、乙基1605、蘇化203、久效磷、3911等;殺螨劑三氯殺螨砜、一氯殺螨砜;殺菌劑代森鋅、福美胂、菲醌、退菌特;殺線蟲劑二溴氯丙烷;除草劑2,4-滴丁酯;植物生長調節劑矮壯素等。

  1965年,六六六產量已達到15萬噸,滴滴涕產量達到8,000噸。此后,其它有機氯農藥品種包括七氯、氯丹、毒殺芬、三氯殺螨砜、三氯殺螨醇等也陸續研制成功,并投入工業化生產。毒殺芬經浙江省化工研究所研制成功。投產后,福建、江西等地相繼推廣生產,總產量很快增加到近萬噸,成為當時主要農藥產品之一。1967年起,稻瘟凈、異稻瘟凈以及井岡霉素相繼研制成功并投產,對防治水稻稻瘟病、紋枯病等病害起了重要的作用。尤其在汞制劑停產后,這幾種殺菌劑迅速發展,保證了農業的需要。其中井岡霉素是上海農藥研究所從我國井岡山地區的土壤中發現的菌株,經試驗研制成的農用抗菌素新品種,對水稻紋枯病具有良好的防治效果,所用生產工藝,發酵單位較高,生產成本較低,用藥量低,藥效顯著,因而迅速得到推廣。江蘇、浙江、上海等沿海省市,由于地少人多,迫切需要提高農業生產的效率,加之工業基礎較好,技術力量較強,原料配套條件較好,因此,新建農藥廠也較多。敵敵畏、樂果、馬拉硫磷、甲拌磷等一大批有機磷殺蟲劑相繼投產,產量提高很快。

  從1959年全國有機磷農藥的產量約2,500噸發展到1970年的10萬噸以上,占農藥總產量的1/3,成為農藥中的主要品系,標志著我國農藥工業進入了一個新的發展階段。上世紀70年代六六六最高年產量曾達到35萬噸,加上滴滴涕年產量達2.5萬噸左右,以及艾氏劑、狄氏劑、異艾氏劑、異狄氏劑、七氯、氯丹、毒殺芬等多種有機氯農藥,年產能力和產量共達40萬噸左右,這個時期,是我國有機氯農藥發展的昌盛時期,也有人稱為“有機氯時代”。上世紀70年代后期和80年代初,農藥工業重新煥發生機,我國陸續研制出一批有機合成農藥,70年代后,陸續投產了敵銹鈉、亞胺硫磷、甲胺磷、倍硫磷、殺螟松、辛硫磷、異丙磷、西維因、害撲威等有代表性的品種,并在全國生產推廣,結束了中國農藥只能仿造不能研制的歷史。

  3 在改革開放中實現歷史轉折

  1978年,改革開放拉開大幕。1978年11月10日~12月15日,中共中央工作會議在北京舉行。會議討論了中央關于從1979年起把全黨工作的著重點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來的設想,以及農業、國民經濟計劃和國務院務虛會的總結等問題,極大地促進了中國農藥工業的發展。也就是在這一年,封閉和半封閉的農藥行業開始了新的探索,加快改革開放,實現了歷史轉折。由于“文革”的影響,當時的起點很低,1978年我國農藥產量和創新能力等方面還遠遠滿足不了農業發展的需要。1978年,安徽省化工研究所研制成功敵百蟲可溶粉劑,這種可溶粉劑克服了敵百蟲原藥在水中溶解慢、使用不方便的弱點。在顆粒劑方面,陸續研究成功捏合法、浸漬法、包衣法等制造方法,相繼建成了生產車間或工廠,生產的品種已有甲拌磷、殺螟丹、五氯酚鈉、滅草丹等顆粒劑,產量逐年增加。膠懸劑因能使農藥微粒呈懸浮的膠態,藥效發揮較好,經科研試制成功,很快用于生產,多菌靈膠懸劑、莠去津膠懸劑等,已有一定產量。

  1978年化工部在張家口召開了取代六六六、滴滴涕座談會。會議分析了這類農藥存在的問題和應采取的對策,會上多數同志認為應加強對高效、低毒、低殘留農藥品種的研發和擴大生產,以盡早停用六六六、滴滴涕等。也是1978年,為了加快發展高效、低殘留農藥,化工部于7月底至10月初組織氯堿及農藥中間體生產技術考察團,考察了法、美、德、瑞士、瑞典等國的五硫化二磷(有機磷農藥中間體)、甲基異氰酸酯及甲萘酚(甲萘威的中間體)及甲萘威、間甲酚(殺螟硫磷的中間體)、苯酚、順酐(馬拉硫磷的中間體)、鄰仲丁基酚(巴沙的中間體)、氫氰酸及三聚氯氰(均三氮苯類除草劑的中間體)、二氯苯及氯甲苯等。這次考察是尋找替代六六六、滴滴涕的有機磷類及氨基甲酸酯類農藥為主要目的。由于國外大公司的技術壟斷及要價過高等原因,只引進了一套1.2萬噸/年的間甲酚生產技術和裝置,建設在北京燕山石化公司向陽化工廠。這反映了化工部為取代六六六、滴滴涕等農藥在認識上的思考和在技術裝備上的探索。緊接著時任副總理的李先念批準化工部關于引進農藥和中間體的建議,專門批準數億美元(要知道當時我國外匯儲備是很少的)。

  1979年2月底、5月初,化工部又組織了更高規格的農業化學考察團赴美國、日本、意大利、荷蘭、瑞士、英國的36家公司,主要考察了殺蟲劑和中間體呋喃酚、克百威、涕滅威、甲萘威及異氰酸酯、二嗪磷、亞磷酸甲酯、吡啶、低碳脂肪胺以及除草劑、殺菌劑及中間體。此次考察的殺蟲劑及中間體也多是為了取代高殘留的六六六、滴滴涕而做準備。由于國際上的壓力和我國農藥工業已有充分的思想準備和一定的農藥品種生產基礎,1983年在由時任國務院常務副總理的萬里同志主持的國務院會議上,在聽取有關部門匯報后,果斷作出決定,于1983年4月1日起停止六六六、滴滴涕的生產和使用,僅保留天津化工廠和揚州農藥廠用于出口非洲等地防治虐蚊的滴滴涕(世界衛生組織允許使用)和沈陽化工廠、天津大沽化工廠林丹(六六六中高純度有效成分γ-體)的生產(法國等國家訂貨),相應保留其提純γ-體后的無效體六六六用于六氯苯(殺菌劑)、三氯苯(溶劑及中間體)、五氯酚鈉(殺滅血吸蟲寄主釘螺用藥)、五氯酚(鐵路枕木防腐)的生產。

  眾所周知,中國經濟的改革首先從農村開始,1983年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全面實施,極大地提高了農民農業生產的積極性,農業的發展帶動了農藥消費,而這種承包責任制也開始進入工業,進入農藥領域,極大促進了農藥發展,1983年我國農藥產量達33.13萬噸。上世紀80年代到本世紀初期,我國有機磷農藥開發和生產進入一個新時期,這一階段開發投產的農藥品種有:殺蟲劑甲基異柳磷、地亞農、蚜滅多、涕滅威、滅多威、殘殺威、雙硫滅多威、殺滅菊酯、甲氰菊酯、高效氯氰菊酯、三唑錫等;殺鼠劑敵鼠鈉鹽;殺菌劑粉銹寧、甲基立枯磷、代森環、菌毒清等;除草劑草枯醚工藝改進、綠黃隆、胺草磷等;植物生長調節劑乙烯利、784-1、助壯素、三十烷醇等。1983年,井岡霉素產量達300噸(有效成分),可供1.6億畝稻田施用,是我國農用抗菌素殺菌劑產量最大的品種。這些新品種的發展,使我國殺菌劑又向高效品種跨進了一步。在這一時期中,化學農藥劑型和復配制劑開發也有較大的發展。農藥的劑型有乳油、粒劑、膠懸劑、粉劑及可濕性粉劑、水劑、煙劑等,農藥的制劑加工和復配農藥的開發受到企業,尤其是小型農藥企業的重視。到1983年底,我國原藥品種與加工制劑品種的比例率為1∶3,較3年前提高了1倍。化學農藥已具備殺蟲劑、殺螨劑、殺菌劑、殺線蟲劑、除草劑、植物生長調節劑、殺鼠劑、糧食熏蒸劑等八大類品種。

  1984?1986年,我國殺蟲劑年產量達18萬噸,主要是甲基對硫磷、對硫磷、甲胺磷、馬拉硫磷、辛硫磷、敵百蟲、敵敵畏、樂果、氧樂果等,較快地解決了六六六、滴滴涕的取代問題。2008年2月26日國家環保部公布的第一批雙高(高污染、高環境風險)產品目錄中,農藥類涉及24種,包括毒蠅磷、甲拌磷、氧樂果、異柳磷、甲基異柳磷、水胺硫磷、克百威、涕滅威、滅多威、殺螨醇、三氯殺螨醇、殺鼠靈、乙酰甲胺磷等。對其中一些品種,例如乙酰甲胺磷、克百威,21世紀以來,雜環類農藥和生物農藥大放異彩,主要品種有:殺蟲劑Bt系列產品;殺螨劑瀏陽霉素;銀杏殺菌劑,植物增效殺蟲劑苦參堿、黎蘆堿等;殺蟲劑阿維菌素、高效專用殺菌劑木霉菌等。并出現了植物、生物農藥與化學農藥復配的新型農藥如殺蟲劑苦?氯、殺菌劑檗?酮?苦參堿等,殺菌劑棉花抗生素和植物生長調節劑赤霉素等。雜環類農藥和生物農藥幾乎占我國農藥總產量的2/3。當然,在產品創新方面的模范企業很多。如浙江新安化工集團的產品品質為什么能夠獲得國際認可?集團副總裁兼海外事業部總經理周曙光說:“集團一直非常注重技術創新,開創了草甘膦綠色生產路線,完成了氯元素循環、磷元素循環等多項技術,實現環保生產的同時也提高了產品競爭力。”70年來,我國農藥工業走出了一條由仿制到仿創結合再到自主創新的特色之路。使中國農藥業邁上一個新臺階,高效、安全、綠色、經濟型農藥引領中國農藥業蒸蒸日上、蓬勃發展,引領中國農藥工業進入了發展的新時代。

  改革開放促進了我國農藥的國際化。以浙江新安化工集團為例,早在20多年前該企業就取得了自營進出口權。歷經歐美市場反傾銷應訴、發展中國家的匯率等風險后,矢志不渝國際化,進軍國際市場。其生產的草甘膦原藥和制劑等遍布在東南亞、美、非、澳洲和東歐等100多個國家,總出口量達到12萬噸/年。當然這只是改革開放以來我國農藥的國際化的縮影。目前,我國已經成為世界最大的農藥生產國和出口國,中國海關數據顯示:“截止到2018年5月底,我國農藥出口額達到32.46億美元,同比2017年的24.40億美元增長33.0%;農藥出口量57.04萬噸,同比2017年的57.16萬噸下降0.2%。其中,原藥出口額達到18.27億美元,同比2017年的13.68億美元增長33.5%;農藥出口量19.10萬噸,同比2017年的20.26萬噸下降5.8%;其中,制劑出口額達到14.20億美元,同比2017年的10.72億美元增長32.4%;農藥出口量37.95萬噸,同比2017年的36.90萬噸增長2.8%。”據資料顯示,2018年,中國農藥出口數額80.72億美元,出口數量140.53萬噸。在一個農藥風險管理研討會上,“一帶一路”國家已遍布中國農藥的足跡,10國代表的報告的一組組數據就是最好的例證,“我們吉爾吉斯坦90%~95%的農藥都是從中國進口的,35家公司向我國出口農藥,出口產品達到1,000多種。”“柬埔寨80%的農藥來自中國,進口的種類涵蓋殺蟲劑、殺菌劑、除草劑。”“尼日利亞主要從中國進口農藥制劑,每年進口6萬噸左右。”“中國是農藥生產和出口大國,產量的60%左右都用于出口。不只是一帶一路國家,進口中國農藥最多的在美洲,中國農藥第一出口大國是美國,其次是巴西。”農業農村部農藥檢定所副所長嚴端祥介紹,目前,我國農藥出口遍及五大洲、180多個國家和地區,出口總量已占我國農藥生產總量的60%左右。農藥的出口已成為我國農藥生產穩步增長的不可忽視的重要途徑。美國、澳大利亞、日本、俄羅斯、加拿大、德國、法國、英國、意大利等發達國家中,美國是我國最大的農藥市場。同時,世界主要糧食生產國巴西、阿根廷,以及東南亞大部分國家和地區也都大量進口我國農藥產品。現在,中國農藥占全球產量的一半以上,形成在世界農藥界占有一席之地、欣欣向榮的農藥業。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農藥行業日新月異的發展成就,有力地證明了新中國是農藥工業發展的基石。

  4 在體制變遷中促進鳳凰涅盤

  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農藥業的蒼桑巨變折射出我國體制的變遷,從舊中國的封建、半封建到新中國社會主義制度的初步建立;從建國之初仿照蘇聯的計劃經濟體制到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70年來,我國完成了這兩個偉大的轉軌。尤其是在黨的領導下,以市場化取向改革為核心的體制創新直接促進了我國農藥工業的大發展,1978年后我國農藥產量逐年提高,1983年農藥產量超過30萬噸,1997年達到39.45萬噸,1999年達到42.6萬噸。

  進入21世紀,農藥快速發展。2000年我國農藥產量64.77萬噸,2003年我國農藥產量86.3萬噸,2005年我國農藥產量超過100萬噸,2007年我國農藥產量173.60萬噸,而到了2008年我國農藥產量達到190.2萬噸、2009年我國農藥產量超過了200萬噸,2010年全國累計生產農藥234.2萬噸,同比增長20.4%;累計完成了工業總產值1,644億元,同比增長23.8%。我國現有已取得農藥生產許可和登記的農藥生產企業超過1,819家,能夠生產600多種農藥原藥的農藥生產大國,在世界農藥發展上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據統計,2010年,中國農藥產品累計銷售額518.2億元,同比增長20.8%。其中,化學農藥和生物農藥累計銷售額分別為456.3億元和62億元,同比增幅分別為19.9%和27.6%。生物農藥銷售額所占比重約為12.0%,同比僅增長0.7個百分點。2011年我國農藥產量264.9萬噸,2012年中國農藥產量354.9萬噸,創了新高;2013年319.0萬噸,2014年中國農藥實現產量374.4萬噸,2015年中國農藥產量374.1萬噸,2016年全國農藥產量為377.8萬噸。可以看出,從100萬噸到翻番僅僅是4年時間,2011年后,我國農藥業進入新的發展周期。農藥上量很快,表現在產量大、企業多,從業人員多等方面。我國從2006年起已超過美國成為世界上第一大農藥生產國。產量方面已經毋庸置疑,從2001年到2013年,我國農藥產量由69.6萬噸增長至319.0萬噸,增長了3.58倍。到2017年,中國化學農藥原藥產量294.1萬噸,2018年農藥負增長,產量為208.3萬噸。國家級農藥科技創新平臺建設取得成效,國家南方農藥創制中心、國家農藥創制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國家生物農藥創制工程技術研究中心等一批國字頭平臺領軍行業,我國新化合物合成能力已達到3萬個/年,篩選能力達到6萬個/年,創新性成果產品不斷出現;等等成就說明,沒有新中國成立的70年,就沒有今日農藥行業為之一新的好局面。

  在黨的領導下,經過建國70多年的發展,我國農藥業擁有一批技術過硬的隊伍,總產量也由解放前的幾千噸發展到2018年的200多萬噸,產量不斷增加、品種不斷增多,質量不斷提高,隨著我國農業的大發展,農藥消費量也不斷攀升。經過70年的發展,我國已是世界農藥生產大國,目前我國已有農藥生產企業2,200多家,其中規模以上企業800多家。據中國農藥工業協會統計數據,2017年我國年銷售額在5億元以上的農藥企業達79家,10億元以上的農藥企業有50家,30億元以上的企業有10家。我國已有農藥上市企業50家,能夠生產600多種農藥原藥,農藥產量已占世界的1/3以上,堪稱世界農藥生產大國。在黨的堅強領導下,經過70年的發展,我國農藥行業顯示出獨特的優勢,市場化生產、供應體制基本確立,形成了以民營經濟為主體的產業體系;自主化參與國際化競爭能力不斷增強;行業組織化程度不斷提高。在保持民族工業主體地位的同時,還保持了一定的國際競爭地位。目前,中國很多農藥企業采用的工藝、設施設備達到世界先進水平,出現了一批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產品,質量管控嚴格,產品性價比高,在國際市場上受到了用戶歡迎。70年來,中國的農藥管理法規政策、技術、方法等都有很大進步和發展,從1983年開始,我國淘汰高毒高風險農藥的步伐不斷加快,已淘汰43種高毒高風險農藥,限用23種農藥,促進中國農藥行業的產品升級和結構調整。自2015年起,中國發起的兩減行動,2017年6月1日,我國新的《農藥管理條例》開始執行。農業農村部配套推出了六個方面的管理規章,同時制定了相關的產業政策和詳細的登記評審資料要求。70年來,在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下,中國農藥同仁憑借膽識和智慧,用一個又一個新紀錄不斷帶給人們驚喜與振奮,使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行業壯大成今日龐大中國農藥陣容,創造出一個“從小到大、由弱圖強”的發展奇跡。可以說,沒有新中國的成立就沒有現代強大的農藥工業,這是一個顛撲不破的真理!

  5 在總結借鑒中奮斗新時代

  2019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也是農藥工業迅猛發展的70年。70年披荊斬棘,70年風雨兼程。回望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農藥業走過的曲折之路,猶如揭開中國農藥業這70年的每一頁,歷史發展的厚重讓我們無法完整地勾勒出產業清晰的脈絡,但我們愿意站在這歷史的交匯點,去探尋、銘記、思考農藥業發展中的每一個光影,為處于調整階段的中國農藥業帶來一些啟示和思考。新中國成立70年來譜寫了中華民族自強不息、頑強奮進的輝煌篇章,也譜寫了一曲新中國農藥發展的贊歌。回顧農藥工業70年變化歷程,使我們深刻地認識到:沒有新中國的成立,就沒有今日之現代農藥工業!70年來,在黨的正確領導下,在中國農藥人的共同努力下,新中國農藥工業發展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這是70年來,中國農藥工業彌足珍貴的成績和經驗,必須認真總結借鑒、發揚光大。

  黨的十八大以來,全體農藥人正式踏上了實現民族復興夢想的偉大征程,我們進入了新時代,開始了奮斗新時代的新征程。但農藥行業也面臨著進入新時代后的種種挑戰。就以市場為例,綠色生態環保安全的嚴厲要求、農藥負增長以及專業大戶、家庭農場、農民合作社、龍頭企業、農業經營性服務組織等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和服務主體不斷涌現,對于農藥生產與經營提出了新問題新挑戰。農業部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底,全國各類家庭農場87.7萬家,其中納入農業部門名錄管理的家庭農場44.50萬家;農民合作社193萬家;各類社會化服務組織115萬家,其中,從事農業生產托管的服務組織22.5萬家;各類龍頭企業13萬家。如何面對各種新的農業經營形式不斷變革帶來的農藥市場供應保障服務體系的挑戰,是前所未有的,也是以前70年歷程中所沒有的,沒有經驗可循。還有農藥從傳統仿制到自主協同創新體系以及產業生態化亟待推進;再有互聯網+農藥和綠色農藥發展、提高農藥利用率和精準用藥等等難題在奮斗新時代的過程中亟待破解。所有這些都必須在總結借鑒70年農藥發展成就和經驗的基礎上,才能大膽創新,解決新時代奮斗歷程中新問題,取得新成就。“昨夜斗回北,今朝歲起東。”回首過去,我們秉承初心、牢記使命、砥礪奮進;展望未來,我們壯懷激越、勇毅自信、創新前行。讓我們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樹立綠色理念,按照高質量發展要求,有效應對外部環境深刻變化,迎難而上、扎實工作,發展好我國農藥工業,以優異成績敬獻中華人民共和國70華誕!

  注:文中數據來源于國家統計局、中國海關以及中國農藥工業協會等公開發布的歷年數據。

(作者:作者:韓永奇     責任編輯:YanBO)
相關資訊
行情按地區分類
推薦信息
專題信息
熱點資訊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在線投稿 | 免責聲明 | 人才招聘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2004-2009©版權所有: 農資網,保留一切權利!
如果您有任何意見和建議,歡迎您E-mail至:ampcn#126.com
客戶中心:0371-63563512 13903839098 技術支持:0371-63563137

贵州11选5开奘结果